手机网
微信

地铁站外的这种"客运" 快和便宜里藏安全隐患

2019年7月8日 8:33来源:青年时报

  盯上“最后一公里”从事非法客运,无明显牌照、不配备头盔

  闯红灯、走机动车道、见缝插针,有几次差点撞上私家车和行人

  “坐不坐车?”地铁2号线上行终点站朝阳站E出口,一男子坐在一辆带棚的电动三轮车中,不停地向路过的市民推销自己的“客运业务”。没多久,他就等来了一名客人:一名乘客出站后径直坐上他的电动三轮车,两人在车内简短交流后,车子驶离地铁站。

  记者近日调查发现,在公共运力及网约车服务已较为充足的今天,杭州1、2、4号地铁线上下行末段站点附近,仍有不少电动自行车、机(电)动摩托车、老年代步车、搭棚改装三轮车等从事着非法客运业务。

3.jpg

地铁翁梅站外停满揽客的电动车。

4.jpg

地铁良渚站外竖立的警示牌。

  非法客运盯上出地铁站后的“最后一公里”

  地铁翁梅站出口停满“电的” 1个小时里做成11笔“客运”生意

  7月4日下午6点,在地铁1号线翁梅站A1出口,路边花坛旁停满电动自行车和电动三轮车,车主或坐在车上,或站在出站口旁,打量着过往市民,不时会上前搭讪。

  “帅哥去哪里?”记者刚刚出站,便有一名戴着头盔的中年男子热情地上前兜生意,记者婉拒。但在路边等网约车时,该男子又凑了过来。“别打车了,这里不好打,我们可以随时走。你说去哪里,我给你便宜的价格。”该男子非常“热情”,“我骑电动车带你也一样的,还凉快,保证送到位置!”

  在一番劝说无果后,该男子终于放弃,回到自己的电动车旁。这是一辆有些破旧的黑色电动车,座椅上绑着一块类似泡沫垫的蓝色物体,车子没有牌照,也没有额外的头盔。

  从翁梅地铁站出站的乘客,基本都会遇到电动车司机的推销,大多人会拒绝,也有小部分人和电动车司机简短交流后坐车离开。据记者统计,在下班高峰期的下午6点到7点,共有11名乘客是搭乘电动车离开的,而这里从事这一行业的有十几人。

  “他们很早就在这里拉客了,不过我从来没坐过,因为看起来不太安全。”在记者调查过程中,一名市民如此表示。

5.jpg

在滨康站A口,“黑车”师傅们坐在车上招揽生意。

  频繁闯红灯、走机动车道 “快”和“便宜”里藏着严重安全隐患

  这种车的安全情况到底如何?记者分别体验了电动自行车和电动三轮车。总体上来说,电动自行车很“刺激”,电动三轮车舒适度很差,且都有严重安全隐患。

  从翁梅地铁站到新街社区,某网约车平台价格为11.4元,年轻的电动自行车司机向记者确认目的地后,表示只收费10元。坐上车后,司机没有戴头盔,也没有头盔给记者,问了一句“坐稳没”,便开启了“飞驰”模式。

  该电动自行车一路上斜穿十字路口、闯红灯极为熟练,走机动车道、见缝插针更是家常便饭,有几次差点撞上私家车和行人,记者受惊不小,要求司机慢一点,但也许是开得太快风速大导致听力不太好,司机大声问着记者“你说啥”,速度却没有降低丝毫。最终,这辆电动三轮车比网约车平台预估的时间还快了3分钟到达目的地。

  第二次体验,记者选择了一辆电动带棚三轮车,司机看上去约有五十岁。电动三轮车挡风玻璃下挂着一张牌照,写着“残疾人机动轮椅车”。从翁梅站到客运中心站,某网约车平台预估的价格为28。6元,三轮车司机要价30元。商量后,司机同意20元接单。

  一开始,相比之前的电动自行车,这名三轮车司机开车速度“稳”许多,但记者还没安心一会儿就慌起来:该车不仅频繁闯红灯,还会在机动车道和非机动车道上“S”形交叉行驶。

  此外,电动三轮车的舒适度很差。记者上车后司机便把后门关上,闷热的天气里这狭小的空间更让人难耐。此外,也许是车的减震系统不好,遇到稍不平整的路面,车内就十分颠簸,很容易就碰到头。

6.jpg

地铁良渚站外,非机动车司机在揽客。

7.jpg

地铁乔司站外等待拉客的电动车。

  不少地铁站出口都有“黑车”驻扎 警示牌前照样“揽客”

  不只翁梅站有“黑车”。7月4日晚7点左右,1号线江陵路站出站口,A出口有6辆“黑车”,B出口有2辆。记者在A出口询问了一下价格,到康康谷需要10元。查看了一下打车App,同样的距离拼车要9。5元,快车要12元左右。

  7月5日,在2号线下行终点站朝阳站E出口,一名40多岁的男子坐在一辆绿色带棚三轮车中,车挡风玻璃下有一张“残疾人机动轮椅车”牌照。见记者走出地铁站,他探出身子搭话,“坐不坐车?带你过去吧!”边说边把后门拉开,记者还未回话,一名女子径直走向这辆三轮车,随后该车驶离地铁站。

  同一天,记者从2号线上行终点站良渚站A出口出站时,一辆助力三轮车停靠在路边,车上的中年男子正在“揽客”。而地铁口外不远处就立着警示牌,上写“为了您和您的家人,请不要乘坐三轮车”,警示牌上还有6张照片,均是三轮车出事故的画面。

  记者以乘客身份询问地铁站安保人员关于“黑车”的情况,对方很不以为然地说:“这种车一直都有,坐一坐问题不大。”并表示这些都是私人拉客,肯定没有运营资质,但乘客怎么选择,他们“管不了”。

  记者连日来走访了1、2、4号地铁线,据不完全统计,除上述站点外,地铁文泽路站、客运中心站、乔司南站、三墩站、江陵路站、滨康路站等出口处也存在“黑车”现象。

  ●追问

  没有明显牌照不备头盔,是什么人在开“黑车”?

  那么,做这种非法客运服务的都是些什么人?在地铁翁梅站附近,接了记者递过去的烟后,一名电动车司机很痛快地聊了起来。他姓王,来自安徽。“2015年在这边买了房子,以前给别人打工,现在全职跑这个,主要因为家里有两个小孩,老婆白天上班不在家,我跑这个能回家给孩子做做饭、照顾一下。”王师傅说,做这个主要是因为时间自由,他算跑得勤快的,但一个月也就挣三四千元。

  记者了解到,驻扎在地铁翁梅站的非法营运“大军”多来自附近,有的是全职拉客,每天从早上7点做到晚上11点;有的是兼职拉客,不定期到地铁站跑两单。

  “我们也分的,有些人跑短途,有些人跑长途。看乘客需要,我们也是分享着做生意的。”一旁的黎师傅说,他就是专门跑短途的,长途不接,因为怕电不够,一趟一般挣一二十块。“我这车子不知道咋的,电用起来很快,我自己带了两副电池,节假日带三副,早中晚换着用。”

  在这个“大军”里,几乎所有的“黑车”都没有明显牌照,也没有配备头盔。问及安全问题,他们笑着表示,“路上注意点就好了。”

  乘客去的方向主要是哪儿?黎师傅说,“往海宁和临平去的较多,偶尔也会有去主城区的。年轻人坐得多一些。”

  公共交通覆盖情况并不差,为何“黑车”还有市场?

  记者注意到,在有电动车非法拉客现象的地铁站点附近,公共交通覆盖情况其实并不差。例如良渚站,从A口出站100米处就是公交站,有9条公交线路可选择;朝阳站出口300米范围内有19条公交线路;浦沿站出口300米范围内有13条公交线路;翁梅站200米范围内也有7条公交线路,其中5条前往临平方向,这些公交线路和其他公交线路互有交点,中途换乘可达杭城各城区。另外,使用网约车软件约车等待时间也普遍为3分钟之内。

  公共交通不可谓不发达,共享资源丰富,为什么还有人选择坐“黑车”?一名电动三轮车师傅拍了拍电动车座椅说:“你去坐公交车或打的都要等,我们却随时可以出发呀,有些人就喜欢我们这一点。”

  “就是方便啊!我从翁梅出来去永西工业区,坐公交车的话要到永东站坐770路,走路不说,车子一等就是20多分钟。”在永西工业区上班的小赵说,由于没有点对点直达的公交,他多数时间会选择“黑车”,这段路程打车要花12元,而“黑车”只要10元,还快。

  “有车能直接到家,干吗非要坐公交车倒来倒去?而且下午公交车还早早就没了。”钱小姐住在三墩镇华联村,工作则是在下城区建国北路。她上班时会选择骑共享单车到地铁良渚站,下班则从良渚站直接搭乘“黑车”回家。“从良渚站到我家只有一个477路比较顺,我只能坐到顺潭头站,走路回家还有300米,而且晚上走夜路不安全。”她说。那么乘坐“黑车”就安全吗?对记者的这个问题,钱小姐觉得很“奇怪”,“我天天坐,没啥问题啊,师傅都熟悉了。”

  为什么不打网约车?“你看看这边多少人在打车,有时候单都派得很远,等死人。”在地铁江陵路站出口处,黄先生“抱怨”说,在较为繁华的站点,网约车还不能停靠在地铁站口,打车者要走一段路出去上车,而“黑车”随时能走。

  ●执法难点和未来措施

  余杭今年已查处非机动车违法行为1091起

  “骑车带人本身就是违法行为。”余杭交警大队城区中队指导员王一峰介绍,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》,仅今年以来,城区中队已累计查处辖区内非机动车辆非法载客、闯红灯、未按规定车道行驶等违法行为1091起,对于没有戴头盔的车主进行了劝导。

  在查处过程中,如果发现电动车无牌无证的,交警部门会要求对方出具合法来历证明。无法出具的,电动车将予以没收。如果对方证件齐全,但涉嫌非法营运的,则将交由运管部门处理。对于查实非法营运的非机动车,运管部门一般予以直接没收。

  隐蔽性和流动性强、难辨别成了执法难点

  余杭区交通局道路运输管理处相关工作人员介绍,余杭区今年开展了“三严”(“严查”“严管”“严控”)整治行动,交警、城管、交通等多部门联合参与,其中就包括打击电动三轮车和电动车的违法行为,目前整个余杭区各单位已行动百次以上。

  “地铁翁梅站位于主城区和乔司镇交界处,外来务工人员较多,客流量大,乘客群体比较复杂,这是造成电动自行车和电动三轮车违法乱象的主要原因。”该工作人员表示。

  但与此同时,此类现象隐蔽性强、难辨别成了执法难点。王一峰说:“车主和乘客之间是否发生交易这点,我们很难辨别。此外流动性较强,交警到达现场时他们已经离开,这也让查处起来较为困难。”

  我省将从法律层面管理非机动车

  数据显示,我省非机动车保有量已达2500万辆,在提供出行便利、带动我省电动自行车行业快速发展的同时,也给管理工作带来了不少问题。从交通安全来看,非机动车特别是电动自行车超速行驶、拼装、无牌无证、乱停乱放等现象,均对道路交通安全造成了很大压力。2018年,全省涉非机动车交通事故死亡1550人,受伤6063人,分别占总量的41。79%、52。66%。

  记者从省司法厅获悉,7月5日上午,省政府第25次常务会议审议通过《浙江省非机动车管理条例(草案)》,后续将以法规案形式提请省人大常委会审议。草案对电动自行车设置了强制佩戴安全头盔制度,规定不得搭载年满12周岁的未成年人和成年人,搭载一名12周岁以下的未成年人应在驾驶人座位后部安装固定座椅。另外,具有动力装置的非机动车未悬挂号牌或未随身携带行驶证的,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可以扣留违法非机动车,并对驾驶人处20元以上50元以下罚款。

  如何更好地管理非机动车辆,更好地治理非机动车乱象,杭州市道路运输管理局表示,将加强与多部门合作,加强监管力度,打击违法现象,同时也希望市民看到此类现象时能够积极举报。

  杭州交警部门表示,电动自行车和电动三轮车乘坐1人以上后,性能会大打折扣,遇到特定状况时不能发挥原有的性能,就可能导致事故发生,日常生活中,希望大家能积极选择公共交通、网约车、共享单车等绿色健康、有保障的方式出行。

作者:主任记者 骆阳 见习记者 杨静远 文/摄  
编辑:桂信怡

相关新闻

葡京官网版权声明

    根据葡京官网与萧山日报社和萧山广电局的合作协议,葡京官网拥有萧山日报、萧山电视台、萧山人民广播电台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的网上独家发布权,版权均属葡京官网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。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"稿件来源:葡京官网",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
图片新闻

头条推荐

视频推荐

新闻 即时报 专题 视频